唯一获得FDA批准的HER2双靶新辅助治疗,即将改写中国早期HER2乳腺癌的治疗现状!

2019-08-12 奇点网

对乳腺癌有了解的人,不可能没听过曲妥珠单抗(赫赛汀)的鼎鼎大名,它开启的不只是HER2乳腺癌的靶向治疗,更是单克隆抗体类药物治疗实体肿瘤的大时代。

不过如果只知道赫赛汀,那就是教科书一般的“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”了。HER2靶向治疗前进的脚步可是从来没停止过,比如最近将在中国正式获批的赫赛汀+帕妥珠单抗(帕捷特),联合用于乳腺癌新辅助治疗,就是很典型的代表。

乳腺癌的HER2靶向治疗,现在可以划出两派:一派是以曲妥珠单抗和帕妥珠单抗为代表的大分子单克隆抗体,另外一派,则是小分子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(TKI)药物,比如拉帕替尼(lapatinib)、阿法替尼(afatinib)等等。

有流派,自然就有争斗,抗癌药物也有一个属于它们的江湖,不互相磨砺何来进步呢。然而发生在乳腺癌中的你争我夺,却和肺癌之类的癌症,很有些不一样,这里面的门道和故事,还真值得好好说说。

乳腺癌可能是人类发现最早,斗争史也最悠久的癌症,原因也很简单:比起发病在五脏六腑的癌症,乳腺癌实在是太容易被发现了,就算古代人不知道摸肿块,病灶在体表越长越大,也总会被注意到吧?

容易发现,可就意味着早发现早治疗癌症,不再是一句空话了,这也可以说是乳腺癌患者整体预后比较好的一大原因。跟一半以上的患者,被确诊时已是IV期的肺癌相比,发病数接近的乳腺癌,确诊时的IV期患者比例在美国还不到10%。

早期患者多,意味着外科手术是乳腺癌治疗中的主角,但一台戏总不能只有主角一个唱。手术结合放疗、化疗、靶向等手段的综合治疗,才是目前最常用最成熟的模式,比起单纯的外科治疗,这种组合拳,能更进一步改善患者的预后。

对于中国患者来说,综合治疗的意义更加明显:有数据显示,中国早期乳腺癌患者在确诊时处于I期的比例,只有13.5%,远远低于美国的近50%,意味着大量的患者集中在II/III期,原发癌灶平均偏大,淋巴结阳性比例也高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直接手术可能并不能实现疗效的最大化,需要手术前的新辅助治疗出场。有效的新辅助治疗能缩小病灶,把一些不能手术的患者转化成可以手术的对象,所以许多癌症中,都有新辅助治疗的应用。

放到乳腺癌上,缩小腋窝淋巴结的清扫范围,从而避免并发症,控制原发灶,增加保乳手术的可能性,都是新辅助治疗的短期优势,而新辅助治疗实现病理学完全缓解(pCR)的患者,长期获益也有充分的临床数据证实。

与肺癌、结直肠癌这些癌症的新辅助治疗以化疗为主相比,乳腺癌显得不太一样——大获成功的HER2靶向治疗,从治疗晚期患者转到新辅助治疗中继续发光发热,按说是顺理成章的事。

但现在的医学,可不能只靠一个顺理成章去开药治病,得有正儿八经的临床试验,新适应症才能获批。乳腺癌治疗的“不一样”,可不只是有没有靶向药的问题呢。

互动评论


全部评论